快三投注平台

黄季焜等:我国农村集体资产产权改革模式与特征
发布日期:2019-11-15 14:48:04        点击率: 3064

目前我国农村集体资产产权改革并没有统一模式,发展适合本地的改革模式是较普遍现象。许多地方都因地制宜地发展了适合本地的改革模式,比较有代表性的包括温州模式、南海模式、松江模式和成都模式等,重庆、北京昌平、兰州等地的改革模式也有许多地方特色的创新。农村集体资产产权改革的管理模式呈现多样性,关键是要体现村集体经济属性和发挥股份制现代管理的作用。在管理主体和形式上,目前主要分为如下三类:一是村集体经济组织(如南海等);二是更高一级的乡镇集体经济组织(如松江等);三是民间自发成立的股份合作社(如昆山等)。村集体是最常见也是最为自然的形式。昆山模式与南海模式最明显的差异在于:在南海,村集体是流转土地的唯一管理主体;而在昆山,村集体可以和自发组织的股份合作社,甚至村民个体,签订合同由他们承包土地,之后他们以租赁所承包的土地获得收益。

针对不同管理模式中所存在的问题,各地也都开展了有益的探索。一、协同问题。以松江为例,松江区各村的集体资产往往是不是一村独有,因此在产权界定和股权分配上需要村与村的协同合作。地方政府顺势而为,以镇一级的组织统一协调管理,较好地解决了外生性问题。二、竞争激励问题。以昆山为例,昆山在地方政府的推动下进行了激进的改革,允许村集体将集体资产出租给个人或村民自发成立的股份合作制,然后村民私人的股份合作社将出租的土地或厂房再出租获得收益分红,尽管竞争增加了,但减少了村集体权力膨胀的可能性,同时可以充分发挥村民的企业家精神。股份流转更为宽松,村民获得了退出权和集体内部的流转权。三、代理人选举与监督问题。现有经验一般是村两委的人同时管理集体经济组织,而代理者要经过村民选举产生。

在成员界定方面,一般依据某特定时期的户口,但也兼顾当地情况并依据相关政策而定。成员界定大都依据当地户口而定,这也是最为简便与合理的方式。除此以外,对于长期生活在当地的外地人和长期居住在外地的当地人,不同地区也有相应的安排。温州地区坚持“户产分离”,也就是农村集体产权不因户籍或居住地的改变而改变;而北京昌平则在户口的基础上,将1958年至2003年在村工作并居住的所有人囊括其中。

在股权分配和量化上,个人股是基本部分,其他的股权分配和量化因地而异。个人股一般都是依据户口分配到人,区别在于是否坚持“增人不增股,减人不减股”。在个人股分配中,已有的改革模式多数实行人头股按集体身份自动获得,而是否考虑劳龄股和如何分配人头股比例等则争议繁多。除此之外,西北、西南的部分地区还创新设立了福利股。而在集体股方面,是否设立、设立多少也存在争议:一方面,如果完全废除集体股,村落的公共品投资将难以为继;另一方面,由集体股带来的所有权虚置问题无法彻底解决,如果缺乏较好的监督管理机制,容易变成代理人侵吞集体资产的局面。

在产权制度安排方面,多数改革允许继承和内部流转,但缺乏退出机制。目前全国各地的村集体资产产权改革基本上都允许继承权,但在退出这一制度上则普遍比较严苛。在笔者所考察的各种改革模式中,除了昆山外,其余均一经确权入股都不可退出。内部流转的容忍度则介于二者之间,昆山、昌平、南海、松江这四种模式均认可内部流转。总的看来,以上所述不同模式的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制度改革都是基于本地特点摸索发展而来,各有利弊,并没有形成具有普遍意义的产权改革模式。因此,为了推动全国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制度改革,还需要更多试点与探索。(来源:《农业经济问题》)